090910 平衡 Balance

在一個完全空白的地方,寫一段沒有人聽見的句子,

在心中迴響,

永恆地迴響。

我在這裡練習平衡。

平衡。

在身體與心靈之間、

在黑夜與白晝之間、

在喜樂與哀愁之間、

在匱乏與多餘之間、

在寂靜與聲響之間⋯⋯

練習平衡。

090901 人生應當 Integrity

“Life is too short for bullshits.” by 歪果仁.

有時候他都會說一些我真的覺得要鼓掌叫好的話。

為了錢的煩惱,我親近的人為此反目,彼此不相往來,這樣的觀念也幾乎誤了我。為了錢的事情,我真的很累了、很累了,不管經濟好不好,他們都煩惱,這不是有沒有錢的問題了,而是一種心態問題,因為我相信就算有錢,也不能解決他們內心的問題。

沒有錢也可以快樂,為什麼一定要這麼不快樂?只看悲觀的一面、只問悲觀的一面?

有的家庭是甚至教育得讓孩子都不喜歡他自己,我覺得這很可怕。

孩子就是孩子,若能正確的觀察這個世界、正確的觀察自己的心,毫無偏見地,清楚的學習,心才會有力量。

以前許多親近的人告訴我:妳畫畫是沒有前途的、音樂是沒有好處的,接近人群是很可怕的、談論政治是很危險的、有錢講話才大聲⋯⋯種種這些,都只是偏見,沒有理由,阻止我,反而卻激起我更大的好勝、好奇心,讓我更加的堅定這條探索生命之路。

雖然是適得其反,但我仍然覺得,遵照自己直覺的意志,是十分正確的學習方向。不要害怕壓力、權威、暴力、出醜、面子、金錢⋯⋯等等,再怎麼樣,我們都活著,再怎麼樣,我們不都不免一死,不是嗎?面子算什麼?暴力算什麼?一生如果充滿恐懼地活,那不是生不如死嗎?

英文有一個字很好:integrity。它有不同的意思:正直、廉正、誠實,完善、健全,完整、完全。

我希望自己的人生,應當要像這樣,具有integrity!

期勉正視自己,無所畏懼!

因此我才會命名工作室叫:Studio Fearless,就是無畏居,無所畏懼!

沒有乖張的情緒,只有清楚直視內心的覺悟。

090830 拿一杯水潑向森林大火

要怎麼向一群暴徒傳遞非暴力、慈悲的思想?

我想很難。那就像面對森林大火卻只拿一杯水在手中。

我所能想到的,唯有讓盡力幫助更多人看看世界。有大雨很好,可以讓大火有機會熄滅,但若無雨,也是天意。等這片土地燒燼了,大海會化為天上的雨降臨,使萬物再生。

為什麼要傳遞達賴喇嘛的思想?

為什麼要支持西藏自由?

因為各國正因為依賴中國的經濟和畏懼於它的霸權而忽視正在被屠殺的人民、默許這古老的文化正在毀滅。

當我們要利用它的時候,我們表現出喜愛它,但當我們不須要的時候,只要死掉的不是自己也無所謂。

這是人性的實相。

而西藏問題,不是一個區域問題,而是道德的問題,達賴喇嘛的言詞正可以讓人看見人性,而非視野短近的地區困擾。而關心世界,早已不代表不愛自己的國家,關心個人道德,反而更是對自己的國家更有大益處。

台灣正處在一個說得比做得多的狀況下。每個人都忙著反對對方、爭論自己是對的。不只是政治人物、媒體推波助瀾,因為大家也都喜歡看這樣的口水戰、運用在自己的生活當中。

但當我們開始運用智慧思考,擁有良知的時候,我們要怎麼遵照自己的心、作正確、但卻是要違反人性、違反社會大多數人的事?

有一種方法,很少人做得到,叫做「懺悔」。面對自己的錯誤,這是與自己和解的方法。

而與眾人之間的關係,有一種黏合劑,叫做「愛」。

不論我們多麼的針鋒相對、支離破碎,最後都會回到「愛」裡面來。唯有「愛」是一切的答案。

但有的人選擇用暴力來消滅異己、消滅比自己弱小的聲音,但那僅僅只是顯示了他是多麼的沒有自信、多麼的畏懼。

暴力的反應時常來自於:我們都不願意被人指正錯誤,但心底,卻是確確實實知道自己是錯的。

達賴喇嘛:「我們到底是群居的動物,沒有人類的友誼,沒有人類的笑容,我們的生命變得很痛苦。在家庭、國家、 乃至全世界,和平的唯一根源就是利他思想,也就是愛與慈悲。」

如果與敵人和解很難,那為什麼不從喜愛自己、照顧別人開始呢?

回到本篇首題。我仍覺得這是拿一杯水,潑向森林大火。

但成功不必在我,此生此世,只是滄海一粟。只能盡力去做了。

我必須找到我生命的寧靜、生命的歸宿。

願每個人也都能找到自己內心的寧靜、生命的歸宿。

090827 滿月自白·祝達賴喇嘛來台和平圓滿

今天是我來到英國滿一個月的日子,也聽到達賴喇嘛即將來台的消息,實在是超開心的。世界上雖然有苦有難,但良善仍會尋聲救苦而來。一直想寫一寫我與歪果仁之間的故事,就趁這個機會來完成吧。

我和我們家這口子,要說怎麼認識,我們都開玩笑說:因為達賴喇嘛。

x     x     x     x     x     x

2009/7/11「第五十個春天—西藏自由音樂會」舉辦於台北,作為自由攝影師的他,為Metal Hammer雜誌的邀稿,從英國飛來台灣採訪這次表演的閃靈。和我一樣,我們都認識閃靈不短的時間,他曾在2007年自願載他們在英國巡迴,而我十年前因設計專輯與他們認識,後來並有幸以kb手的身分參與他們一年。我們共同的一個好朋友CL,介紹他愛上閃靈,沒想到這個「鬼佬」竟也因此而愛上了台灣。(有時候他可以對朋友侃侃而談有關台灣的種種,甚至熱情到我還插不上話!)

他曾經是個住在倫敦郊區、每日辛勤工作維持一家四口幸福的男人,因一股熱情而經營的英國最大Deep Purple樂迷網站,使他在10年前脫離了無限迴圈的上班生活,掉進了搖滾攝影師之路,他的第一個機會就是和Deep Purple一同巡迴世界(當然是自費),從此選擇遵循他內心的自在,擺脫十年來被自己禁錮的不快樂,那一直找尋方法在生活中掙扎著的、那不受限制的靈魂終於自由了,這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相遇的這一年,我27歲。他44歲,曾經結婚,有兩個孩子。

我們都曾在人生中掙扎,試著穿上不適合自己的外衣,努力拼搏,希望結果能如預期。但,不適合的人,怎麼能過不適合的日子,還能夠快樂呢?

我22歲那一年,剛從藝術大學畢業,告別樂團生活、藝術創作,帶著幾近破釜沈舟的心情,直接投入當時已經狀況不穩的母親的公司,企圖力挽狂瀾,但次年卻終究無法避免崩盤的慘況。就在同一天,我摯愛的男友,娶了別人,就在同一天,母親一生辛勞的公司也崩解。

那悲慘的一年,我撕裂的心中產生無數的疑問:「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努力還不行?我一定要知道為什麼?究竟缺少什麼?要怎麼樣才叫『成功』?怎樣才能『幸福』?」這許許多多無法解答的痛苦,讓我開始瘋狂追尋錢、想要找到解決一切問題的答案,我拋棄了創作,成為問題的本身,為了現實而活。「如果拼命的面對現實、有了錢,就可以了吧?就能讓母親不再辛苦、讓家人安心了吧?我就能夠幸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吧?」我這樣想。

經過這兵荒馬亂的三年,捨棄一切殺進去、流盡了眼淚,赤條條的再殺出來,最後我終於找到了答案。問題不是錢。

而是心。

只有愛才是一切的答案。但我們愚笨的人類啊,卻要拿生命來換得解答。

所以當我遇到他的時候,正放下一切,面對自己的心,口袋空空的、決心回到那個喜歡創作、喜歡笑的自己。一切沒有早來、也沒有晚到,恰恰剛好是該來時候。

很淨、很空。

經歷過了這些,我已不再緊握那對愛情持續了一生的期待。一切執著,幾乎放下。

我每日在家從佛法修行,回歸原點,與家人相處,一一面對那些曾經努力過、針鋒相對過、忽視過、解不開的結。

我明白一切都會過去,雖不知如何開始,也不知如何結束。但每日清晨在第一道曙光醒來,灑掃庭除,禮敬佛堂,我在祖宗靈前時常懺悔,時常沈思。懺悔中體會自己為他人所帶來的痛苦,使我痛哭,靜心思考該如何改變自己、改變人生。前幾年拿起筆來,卻一句也寫不出,現在竟文思泉湧,好像有人把水壩柵欄瞬間開啓了一樣,衝垮了我內心的枷鎖,才知道,原來心中的河道不該乾涸。當時我也大量閱讀,感動而整寫了一篇《一言止殺‧跨鶴乘風 ~丘處機》以自勵。

同時,還不相識的、在英國的他,也正經歷了一段痛徹心肺的分手,不但工作進入完全空窗期,且禍不單行,摔壞了腳、貴重物品還被竊,那最悲慘的幾個禮拜,堅強的男人在暗夜裡哭泣,但他心想:「這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我一定會再遇到另一個人、一切都會好轉,還有什麼比這還糟的呢?」一輩子動燥不安的他,卻破天荒的在此時不怨不怒、不急不覓了。二十年的反覆在人生中掙扎、尋找答案,他終於靜了下來。每日,運動復健,每日,安靜的等待。不慌、不忙,終於開始靜定地活在當下。

數月前,當得知台灣將再度舉辦西藏自由音樂會的時候,我熱情的投入,是因為我相信它對台灣青年在精神上正面的力量,一定會影響深遠!我努力的學習關於西藏以及達賴喇嘛的思想精神,也盡力幫忙傳遞。雖完全不知道這將引領我至何處,但我只知道必須去做,雖不知道未來自己要去哪裡,卻只相信,這一份慈悲、自由、正義、和平的理念,透過努力,將吸引來更大、更正面的能量。

我不害怕接近爭議,過去我曾因環境而十分避諱這樣的話題,但經過這許多,我已經不再害怕了。真的,除了「無法遵從自主意願」之外,有什麼好害怕的呢?人都不免一死,今天我在這裡,就該感恩。我指的不害怕,並不表示一種乖張的情緒,而是清楚的正視自己與周遭環境的關係,清晰、冷靜的,明瞭自己的本質。

於是,就在那一天,我們相遇⋯⋯

x     x     x     x     x     x

當多年好友Doris(閃靈的Bass手)請我幫忙接待國外來的記者時,有點像在送禮物給我,她說:「家裡有一隻貓在發情⋯所以當然要幫她留意一下。」只是比我大17歲的這個禮物實在是有點貴重⋯⋯。其實這些年,經過了這些曾經勇敢去愛、盡力去做、失望、絕望、再希望、再絕望⋯一次又一次瘋狂的痛苦,其實已經把我摧殘殆燼,我感到竟然沒有力氣去快樂,也沒有力氣再悲傷了。這即使是再多的冥想,也難以從根拔除的,對情感的那種害怕,其實來自生命中打從本能就對愛的執著與相信。

我相信他也是一模一樣的。但男人天生比女人還要優勢的一種特性就是,他們十分依照本能做事。從本能上,他是比我還要相信愛情的,即使傷痕累累。我因過往的傷痛而選擇矜持的時候,他卻讓我覺得,他是即使經歷了這許多,還是要堅定相信愛情的傻子。懷抱著絕非屈服於恨或者愛以致於的誤解、或其他方向,而是這些全都導致了他越來越清楚他所要追尋的愛——是怎樣的極致、怎樣的樣貌。

第一天見面,他就知道了。

所以當他問我:「為什麼妳在facebook上的感情狀態是:一言難盡?」我便和他說了屬於我的那些一言難盡的故事,聽後,他並非試圖解決我的一言難盡,而是高興的說:「妳活過!妳體會過人生、而且妳已經嘗試了各式各樣的事物!(You have lived! You actually have a life, and you’ve done everything!)」他用他對人生的體驗理解了我的心,而我也用心去體會他的曾經。面對這樣勇敢去愛、勇敢去活的男人,真的是非常的可愛、非常的新奇,好像一個很喜歡愛情的傻子。在婚姻二十年當中,這個人曾經受傷慘重,但卻從來不曾對愛情失望。我身邊有多少為婚姻傷痕累累的例子,而他們多少都深陷泥沼、走偏了自己原本的道路?還能笑著追尋希望的,有多少呢?

雖然當然我們都不小了,知道相愛容易相處難,兩個人能在一起,早就不是彼此相愛就能找到方法的問題,我有我的條件,他有他的條件。但當條件齊聚的時候,若缺少了那一點最重要的火花,那愛就怎麼樣也無法成形,不是嗎?所以我想,最重要的是,必須要是對的人、對的現實條件、對的時間、與對的環境,當一切都對了,彼此的需要相契合,不要說兩個人能在一起一定是為了滿足現實面,若兩個能為了夢想上山下海的笨蛋決定一起再一次犯人生的大險,不是為了熱情,那是為了什麼?赴死嗎?

他是一個很冷靜、很聰明的人,很多複雜的事情一聽馬上可以清晰做出分析,用令人接受的言語與內容進行有效溝通,在企業當中是很難得的人才,但他竟然做出這麼衝動的事情,不只我們的朋友、家人,就連我自己一時也難以理解。

我想,關鍵是我願意接受,不只於他或者愛情,我願意接受生命給我的一切,以前沒有辦法改變,但現在我願意改變,我願意無條件的接受生命給我的一切。只要目的是善的、是好的,我都願意去做。只要這個人是值得信賴的,是看著你的眼睛不會說謊的,那麼我願意犯險,何況我印證又再印證、透過各種方式(當然啦,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去印證,也透過了許多我所信賴的人)來印證這個人值得我踏出第一步⋯⋯

「當妳接受了這個人,也代表接受和他在一起的生活。」我完全贊成這句話。當然需要學習如何觀察這些的方法,可以用問的、可以用看的,也可以透過別人的眼睛來看所謂的「生活」是怎樣的可能。當我接受他,也代表我完全了解我們之間會面臨的種種,包括年齡,包括可能必須接受的生離死別,包括可能必須面對的許多問題。我們都不是孩子了。雖然我們真的是羨慕孩子而想活得像孩子的人。

而我越來越清楚,一切的問題,幾乎都是從自己開始,真正的問題,並非來自於對方、或周遭條件。我們所犯的錯誤、我們所不滿足的慾望,若被忽視,可能都會最終導致種種的災難。我越來越清楚,只有把眼睛看自己,從腳下開始,才能讓他人也開始看見他自己。

一個禮拜的相處,在閃靈演唱會於The Wall的表演後台裡,經由Doris幫我們兩個套上了象徵承諾的戒指(真的很像小孩子吧?)。再過了兩個禮拜,經過與家人的溝通後(以前我真的沒有溝通、很任性,現在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了),我飛到了英國倫敦,和他開始尋找我們生活共同的平衡點。

x     x     x     x     x     x

不知在哪裡曾讀過有一句話說得很好,那就是:旅行,必須要先捨棄一些東西。

我們都捨棄了很多曾經以為重要的東西,那些我們曾以為甚至重要到死也不能放棄的事物,但到頭來,是不是真的?不總一定是這樣的。也許有很多事情,我們都搶來背在背上了,總愛打不屬於自己的戰爭。自己不願意受人家約束,又為什麼一定要約束別人呢。

相信未來我們當然還要面對許多的問題,但若能與這樣一個有摔過跌過、彼此能相知相諒、互相扶持的、喜歡愛情的傻子一起,又有什麼不能解決呢?

我每一天都為我在這裡而感謝,感謝所有一切。

感謝我的家人,他們總為我的自由而付出、而必須面對許多生活的改變,這是我最掛心的。

感謝我的老師們,在這幾年裡教我社會中極難學的功課:人。為此我一生感念。

希望有緣讀到本篇小文的人,都能接收到我的祝福:願每個人都能有機會擁有夢想、實現夢想!

以此文紀念來英國生活滿月。祝禱達賴喇嘛尊者此行,為台灣帶來正面良善的能量!

同年同月,我最好的朋友在美國德州也正展開了她人生的新一頁。她很喜歡榮格,而我和她的遭遇也正如同榮格研究的同時性一樣,是這麼的巧合!也祝她心想事成,自由自在!相約多年以後,再共飲、再分享彼此的人生!

達賴喇嘛獻給台灣西藏自由音樂會的談話影片-文字紀錄

DalaiLama16

達賴喇嘛獻給台灣西藏自由音樂會的談話影片-文字紀錄
原始影片:http://www.facebook.com/video/video.php?v=1195647973358&ref=share
filmed by Guts United, Taiwan

今天,能見到台灣著名的表演者,我真的是很高興,
而且得知你們為了紀念三月十日西藏抗暴紀念日而舉行音樂會,
真是讓人非常的振奮!
我想為所有參加音樂會的朋友祈福,
也向大家表達感謝之意。

在人類的生活當中,
自由、民主、正義、法治,
是我們應共同享有的利益,
也是人類自然的權利,
你們舉辦音樂會的目的
是為了讓很多人瞭解這一切,
這是偉大的,
為此,
我再次預祝你們的音樂會順利進行、圓滿完成,
並向你們至上最真摯的感謝。

另外,
自由、民主,
最終而言,與人類的思想與努力,
有著最直接的關係。

這場音樂會的舉辦,充分顯示出
台灣的年輕人對台灣未來的自由與民主,
以及精神思想與物質經濟的共同發展,
都負有重大的責任。

我相信在生活自由、信息流通自由的環境下,
成長的新一代年輕人,
你可以充分運用自己的智慧來探索真相,
發展善良和道義,
從而為心靈尋求:和平、寧靜、自由與幸福,
正義善良的心靈和品行,
可以使人的一生充滿生機、
可以利以他人。

我是一個比丘僧,
我對於慈悲和愛心尤其是關注,
我認為,對所有生命的慈悲和愛心,
是實現真正的正義、自由和民主基礎。
我個人就是竭盡權利地,
努力讓自己的人生充滿自由、正義和民主。

你們是新世代的年輕人,要承先啟後,
要有堅定不移的信念和無所畏懼的精神,
要為人類大眾的利益而奮鬥,
這是我對大家的期許。

祝大家吉祥如意。

2009 July 11 @Taipei. Free Tibet Concert.

090818 每一天,謝謝你。

My Bird 2009 (My Bird. 2009)

我和歪果仁,
在今年11 July台北的西藏自由音樂會認識,
到今天已經一個月又一個禮拜。

但是我們好像已經屬於彼此了。

是瘋狂、或是天真、不知道。

今年他44歲,我27歲。他曾經結過婚,有兩個孩子。

每一天我們都對彼此說:謝謝你。

每一天我們都不忘記說:我愛你。

謝謝你愛我,謝謝你照顧我。
謝謝妳來這裡,謝謝妳做妳自己。

我不知道他怎麼會這樣的戀愛,好像是一個非常喜歡愛情的傻子,一個大我17歲的傻子。
我不知道我怎麼會重新再愛的,曾經痛得這麼厲害,不想再次讓人進來的心,一下子就打開了。
一下子,他就把套上一個戒指的我給飛來倫敦了。我們怎麼會做這種事?

我想要寫下過去我心底的結,讓這些往事發生的有意義,讓愛的酸的疼都有地方伸展開來,讓我心中的光芒有地方可以去,有陰暗可以照亮。

我想要把夢放在一個很美的地方滋長,我不想辜負一個愛我的人,我想要感謝他這麼愛我。

用作我自己的方式。

附錄:

My Bird 2006(My Bird. 2006)

The glimpse

a glimpse of the idea

a glimpse of the idea

對愛的執著,這是我的力量。

也是我的脆弱。

這份業,可以成就也可以毀滅,因此,人要修的,不就是這個嗎……

一切有為法盡皆無常。

水月居,因此而名。

你不擁有任何東西,甚至是自己

【阿姜查 ACHAAN CHAA】

  認識到這位老師的著作,是從他的一則書腰開始的。(書腰:暢銷書常會掛一條紙在封面上,寫一些廣告詞、推薦人或摘錄重點文句,因為像書的腰帶,所以叫書腰)

  從事出版業的老媽也許那一陣子有在讀他的書,所以她桌上這紙書腰實在是擺了很久,久到我都以為它和旁邊的廢紙沒兩樣。一天,我清理桌面時,才終於有機會讀了上頭寫的文摘:

你不擁有任何東西,甚至連你的想法與身體也不屬於你;它們絕大多數是你無法掌握的,你必須慈悲地關照它們,一切事物皆受制於無常法,而非你對它們的意願。當你真正了解這點時,你才能隨遇而安與不動心。」——阿姜查

  這段簡短的話深深震撼了我,當時我正於事業與家庭問題中掙扎,同時也對自己想走的路十分沒把握,於是我把這則書腰帶回家,放在書桌前,日夜思考,煩惱時看,想到了也看,遇到問題再看,直到把它刻入心中。

  阿姜查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老師,是在泰國北部寮國(柬埔寨)人區域的農村家庭出生的。(我覺得網路實在是很棒的發明,以前的人要跋山涉水才能向老師請教學問,要千辛萬苦才能讀到珍貴的著作,但現在我們的這個時代,只要會上網,就可以馬上把這些困難與距離,都縮短簡化,如果這樣還不夠幸福,那我真不知道還要怎麼樣才叫幸福。)我搜尋他的名字,就找到好多資料,尤其是他與弟子的問答,也很精彩!特別摘錄其中一段關於「老師與弟子」之間的對話如下:


弟子問︰
  若把所有的食物都放入碗內一起食用是重要的事,你當老師的怎麼自己沒照著做?難道不覺得以身作則是很重要的嗎?

阿姜查答︰
  沒錯,老師應當做徒弟的好榜樣,我不介意你的批評,有何疑難儘管問。但重要的是,不要黏著你的老師,我若在外相上完美無瑕會更糟,因為你將更執著我。即使佛陀有時也會教他的弟子做某件事,而自己所做的又不同。對老師有所疑問是有助於修行的,你該觀察自己對這些疑問的心理反應。你想有沒有可能我從碗中取出部分飯菜到盤子,以留給在寺中工作的在家人吃呢?智慧是要自己去觀察和培養的,因此,要留意自己的修行。假使我閒著休息而你們卻都必須徹夜靜坐,這樣會不會使你們生氣?我若是非顛倒,男女不分,你們就不要盲目跟隨我。

  我的一位老師吃飯很快,而且發出巨聲,但他叫我們用餐時要緩慢且保持警醒。我以前看了心裡就不舒服,是我自己在煩惱而他並不會,因為,我老注意外在的。後來我明白,有些人們車子開得快,卻小心翼翼的;有的人即使慢慢地開也常東碰西撞的。不要執著規則或外相。你若拿一分心力看別人,九分心力觀察自己,這樣修行是妥當的。以前我觀察我的老師阿姜東瑞(Achaan Tong Rath),滿肚子的疑惑,有的人甚至以為他瘋了,他常做些奇怪的事情,或者對徒弟大發雷霆。在外表上他是在生氣,其實內心空無一物,無我相。他的修行是很好的,直到他臨終前一刻都一直保持清醒的狀態。

  往外看,是自我在那裡計較、分別,你不可能由此找到安樂之道。但把時間花在尋找完美的人或老師,也不可能獲得安詳,佛陀教導我們要見到法,見到真理,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

原文在此,建議看完它吧!超讚的:《當代南傳佛教大師》 --第四章 阿姜查(Chapter 04– ACHAAN CHAA of LIVING BUDDHIST MASTERS )

p.s.
問︰打坐有必要坐很久嗎?阿姜查答︰「不必要。坐上好幾個小時是沒有必要的。有些人認為坐得愈久一定愈有智慧,我曾看見雞在雞窩裡坐上好幾天呢!」看到這裡我就XD了……

曾有一位喇嘛站出來說:不能傷害中國人民!

T for Tibet 西藏自由

  今日我們很有福氣,因為許許多多的因緣際會,也因為電影的發明實在是太偉大了,才能讓我們聽見他的言語,看見他的舉手投足,從中學習這位人間智者的心量、智慧、精神。

《達賴喇嘛復興之路》(Dalai Lama Renassance / 2009)

【簡介】轉載自

  千禧年後,人類文明進入新的境界,然而世界各地仍舊充滿著戰爭及思想鬥爭,除此之外,各種能源短缺、污染及貧窮等問題層出不窮,人們因此受苦。40位各界頂尖的、創新思維的學者專家,遠征印度邊界的喜馬拉雅山上,只為了與20世紀最受人景仰的宗教領袖:達賴喇嘛,進行一場高峰會議。無畏高山嚴峻氣候,他們從不同觀點 ,思考如何解決各種世界問題,如何對需要幫助的人們伸出援手並改變現狀。

  本片由國際巨星哈里遜福特自願擔任旁白配音,在全球超過38個國際影展受到廣大迴響,奪得12座最佳紀錄片、最佳和平獎肯定,藉由達賴喇嘛與40位各界精英領袖的對話,帶您領略超越個人的弘遠觀點。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轉載自

  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達賴十四世,西藏精神與世俗領袖,原名拉莫頓珠(Lhamo Thondup),藏名當采,1935年7月6日生於出生在青海東北部祁家川,屬於藏族聚居的安多地區的一個農民家庭,三歲時被認證為十三世達賴圓寂後的轉世靈童。「達賴」在蒙語中意為「海洋」;「喇嘛」是藏語古對上師的稱呼,也隱含著「智慧」之意。「達賴喇嘛」通常指「智慧深似海」,達賴喇嘛被視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在藏語中叫做「sPyan-ras-gzigs」。西藏人稱達賴喇嘛為嘉瓦仁波切(rGyal-ba Rinpoche),即偉大的保護者、法王;或益西諾布(Ye-shes Nor-bu),充滿喜悅的寶石、如意之寶;或昆頓(Kundun),即有求即來。

  1959年3月,達賴喇嘛流亡至印度達蘭薩拉,成立流亡政府至今。近五十年的流亡期間,達賴喇嘛馬不停蹄的,走訪了五十多個國家,獲得二十六所國際知名大學、研究所,頒發「榮譽博士」學位;甚至獲得兩個榮譽教授頭銜;撰寫超過五十本書。

  達賴喇嘛這位活菩薩的行誼,感動了許許多多的人,不但因此而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更得獲「史懷哲人道主義獎」、「瓦倫柏格人權獎」、「美國國會金直獎章」等諸多殊榮。1989年,達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公佈的審議意見為:「達賴喇嘛因為尊敬所有的人類,而發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學,立足於這個擔負世界責任的哲學概念上,達賴喇嘛擁抱所有的人類,以及自然。」受獎典禮上,穿著佛教僧袍的達賴喇嘛,帶著他一逕溫和的笑容,引用了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 的四句偈 :「乃至有虛空,以及眾生住,願吾住世間,盡除眾生苦。」作為他的得獎感言。

【本文】

  在黑暗之中,我振筆如飛,因為我知道看完這部電影,我將把感動傳遞給更多的人,這讓我對於自己在此時此刻、身在此處感到充滿意義,而對於自己所記錄寫下的,也更多了慎重與尊敬,更重要的:充滿了一份愛與熱情。我是因為熱情在做這件事。

  • 40位各界菁英,共聚一堂,途中有吵架、和解、誤會、煩躁、甚至推翻……每個天才都在此奮力的溝通,為什麼?溝通究竟是什麼?
  • 溝通,就是不同的人一起對話,把不同的想法最後昇華為每個人都同意的:一種脫胎自原始不一樣的看法,一個新的真理。溝通,更是為了把它轉化為做法,把想法變成事實
  • 團隊裡每個人都太傑出了,傑出的腦袋通常都有顆如蛋殼般易碎的心,所以彼此講話要很小心,才不會在言語中冒犯到對方,但偏偏這些人聚在一起,就會彼此激發自我意識高昂。每個人和諧共處的關鍵,就是互相尊重,但知易行難。剛開始的第一天,這些天才就受不了約束,反客為主、要推翻主持人的團隊了。
  • 我們多害怕不被受重視的感覺!即使是在達賴喇嘛面前,我們都希望自己的聲音被這樣有影響力的人聽見,即使是在任何人面前,我們都希望他人聽到「我」自己要說的話。而忽略了……傾聽,才是溝通的開始。
  • 托爾斯泰:「人都想改變人類,而沒人想改變自己。
  • “Human being plans, God laughs. We can only adjust the plan when God laughs.”
    ~這段可以解釋得深,也可以淺……所以為免誤解就附上原文。下面是我的解釋:
    「人類雖然詳細計畫、設定規則,但總是會有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那就是上天在笑我們人類想要扮演上帝。再怎麼棒的計畫也趕不上變化,當上天用變化來嘲笑我們的規劃的時候,人類也只能去檢討、去調整自己呀。」
  • 我們往往會很容易混淆自己的本分與我們在世間的角色。達賴喇嘛的角色是西藏領袖、在國際間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但他的本分,本來就是一個樸實的喇嘛。通常,人在擁有這樣龐大的權利與影響力時,很容易迷失自己、得意忘形,但他竟然沒有。在很多方面,他確實像小孩子一樣的純真。(插曲:電影中,達賴喇嘛竟然在講正經事時講到關於一隻蚊子的笑話,笑到停不下來,自己岔題跑很遠最後都忘記剛在講什麼……囧rz!!!!)
  • “What I do, what I am. What you do, you are the same as I am.”
    ~我的解釋:(並非逐字翻譯)
    「我(達賴)是努力的做好我的本分、遵從我的心與良知去做事,我就是一個喇嘛。而你一樣在做好你的本分、遵從你的心與良知去做事,你和我正是一模一樣的,哪有什麼不同呢?
  • 一位團隊裡的學者語述:「我曾有一次非常深刻與達賴喇嘛對話的經驗。那時輪到我發言,而他非常專注的傾聽,在我說話的時候,他看著我的眼睛,我彷彿可以從那雙眼看到,他是在用靈魂傾聽你的說話,他是如此地用靈魂學習這一切知識與經驗,而我從來沒有這麼受到感動……。」
    ~每個靈魂都是這麼深刻地有著需要被傾聽的渴望啊!只有全心專注的傾聽與你對談的對象,你才能與他在同一個高度、境界,彼此完全的信賴與深度溝通!
  • 任何的議題,只要有明確的方法、可行的邏輯與道理,不傷害他人,就可以進行表決。只要經多數人同意,那就可行。
  • 學者問:「呼籲不要和中國做生意、全面抵制中國製品,這樣的運動,請問您同意支持推動嗎?」
    達賴:「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首先,人是最重要的。而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國家,就是中國,如果影響中國的經濟,人們卻因此受到傷害,那是不行的,首先前提是不能傷害到人民。(天啊!我看到這裡當場感動得哭了,如果我是在家裡看這部電影,一定大哭痛哭……為什麼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與同胞的迫害、屠殺、監禁、圍剿……趕盡殺絕的一切手段……都已經做到這樣的程度了,達賴喇嘛竟然第一個跳出來呼籲『不能傷害中國人民』……這種事……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是發生在自己的家裡!想像一下,套用你所感受過的一切失去過的痛苦,再將之乘以百背、千倍的痛苦……然後還能如此的關懷加害者……捍衛他們不要受到傷害!!!我真的忍不住了,這種對人類的愛、對生命的慈悲……。由於本段回答,有點長,我也哭到記錄不清,請見諒。)
  • 如果我們要改變,就要捨棄一些東西。
  • 我們最大的天賦,就是改變自己的能力。
  • 你,你自己要努力,佛只是老師。」~佛教諺語。
  • 我們要討論的課題,是什麼?是解決世界上諸多的問題、諸多的細節嗎?是國家的政策嗎?是民族的問題嗎?不,這些細節問題太多了,我們沒有辦法解決完的,而且那是各國政府、政客的事,不管他們解決的方法是什麼、或有沒有辦法解決。但我們聚在這裡,現在的問題究竟是什麼?我們是要去思考長期的(Long term)、改變世界變得更好的方法。不是短暫的、眼前的問題。我們並不是為了西藏問題而在這裡,而是人類的價值和人類的問題。
  • 現在世界的問題是什麼?我們現在的問題常常是上一代的疏忽、或上一個世紀的缺失,所造成的影響,這些過時的習慣,需要被檢討,才能找出答案。過去,我們常用軍事和經濟來解決問題,一直長期這樣做的結果,造成了有些價值完全沒有用武之地了,真理、正義、慈悲等這些價值,完全都失去了影響力和關注。
  • 現在的人,常常是「我的」宗教、「我的」意見、「我的」想法……那些仁慈、謙虛、忠誠……等等的人性基本價值,反而被放到了最後。但我們要怎麼去彰顯這些價值呢?首先,自己必須先身體力行,白天也做,晚上也做,即使在夢中也一樣。從家庭開始、或像這樣的團體定期聚會,互動討論,從討論中讓更多人參與、被吸引,若有十分具有影響力的人參與,那麼就會更有作用。終有一天,效果將擴大到不會再被忽視,記者將會在適當的時機,也去說這樣的事情。而不是由達賴喇嘛來「帶領我們」,不,我只想做個單純的喇嘛,那是不適合我的事,更不是由誰來帶領,是我們「自己要帶領自己」。
  • 我們現在正在創造痛苦,不斷創造更多不必要的問題。如果你很努力的賺到了一百萬,一百萬擺在你面前,你心中因此而得到了快樂嗎?也許有,也許沒有,因為一百萬時常會伴隨而來一些問題,譬如說,被嫉妒,擔心偷竊,有些人會因此搶奪,該分一點給這個、那個,分多分少又是一種拿捏上的困難,要怎麼處理就變成了煩惱,那即使有了再多的錢也不快樂,真正的快樂是來自於內心的,不是外在的因素。

【後記】

  對於前面所引用的博客來簡介,提到1989年達賴喇嘛受頒「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這是多大的光榮呀……但我想起的是,1989年,一向親共而最後卻發覺被中國共產黨欺騙的十世班禪喇嘛,看到中共的殘忍殺戮、大感痛心,悲憤地發表強烈抨擊中共的言論,但在三天之後,班禪喇嘛卻突然「原因不明」的死亡了!(資料出自魂牽雪域半世紀——西藏宗教文化特展所展出關於班禪喇嘛的故事。)這個獎項,這個獎盃,是多少人的血、多少淚與犧牲在背後,這個獎,真的光輝嗎?這個獎,真的有意義嗎?
  但是,我覺得有!絕對有!只要「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能吸引盲目者的注意、讓更多人都關注到它背後的故事;只要班禪的死,能夠喚醒盲目者的良知、讓更多人都因此而產生慈悲、從心底醒來!讓心擦亮、讓眼睜開、讓生命從此改變,讓絕望中再見希望,讓失去的純真與善良的價值重新被發現、被彰顯……那麼這樣就值得!一切都值得!哪怕是失去了生命,但「只要去做、把事做對,有一天會成功的。也許這過程會非常的久,甚至超過你的生命,但它確實有一天會成功的!」(“Just do the right thing, result will happen. Maybe not in your life time, but it will happen.” ~from the movie.)

【收穫】

  熬夜寫完此篇,只求在記憶深刻時好好寫下。
  對我來說,我自己也有深刻的體會,是對於「自己的本分」與「自己的角色」。
  我想到,我自己的本分,身為一個女兒,身在我的家庭。與我的角色,結合生活、工作、與興趣的角色。但,現在實際上的客觀環境,和我對自己的期許與本性的理解,是理想的嗎?不一定,有什麼需要調整的?
  冷靜思索,審視現況,很自然地,有什麼要調整的地方,都會一一清晰的浮現出來,而調整的方法,很自然的就出現在自己的腦袋裡了。
  另外還有一個重點,這40位頂尖人士為什麼整個過程裡,其實完全沒有討論出個什麼具體的東西出來?所有待在德蘭薩拉的時間,竟然只夠這些人「停止爭論」,而不是「得出結論」,那都是因為每個人都只想說自己的話,把自我主觀放得太大了!大家都抱著一個滿滿期待,希望把自己的見解倒給彼此、倒給達賴喇嘛,讓別人覺得他是值得令人敬佩的,擁有一個超棒的答案……可是其實並沒有,沒有人有答案,包括達賴自己也說,他根本沒有解決一切的答案。
  但是他說:「要解決問題,得到一個答案,必須來自集體的努力。實行同情心真的並非如此容易。」自我與主觀總是害人滿滿的期待、卻兩手空空的回去。
  一位曾經去過德蘭薩拉的學者說:「你以為去見達賴喇嘛會得到你預期要問的答案嗎?你覺得在此團隊的旅途中你們會得到共識、真正解決一切的方法嗎?不,見到達賴喇嘛,光是見到他,就足夠讓你放下自我。光是他的存在,就是一件感恩的事。他將能讓你超脫出自己的主觀,打開眼睛,看見世界……而那才是最重要的事。」(以上是憑記憶把大意寫下。)
  這就是這部片子神奇的地方,看這部聚集了世界上40位各界菁英的聰明腦袋、內涵豐富的電影裡,有多少話語,可以替我們在人生的各個階段迷惘的時候,找到方向!值得,一看、再看……反省、謙虛、慈悲。

  我想起香菇小姐的一句名言:「不要以為你有多麼重要,你沒有,別人沒有你一樣活的下去。不要以為自己很偉大,什麼事都要管,沒有一件事是沒你就不行的。」

  「最大的勇氣,其實在於後退!」~《風雲》

淺寫Rammstein的”Du Hast”

【舊文重整再收錄系列】原文寫於我Bandplaza BBS個人板,感謝Mayhem轉載於PTT RockMetal板。


【原德文歌詞】

Du
Du hast
Du hast mich

Du
Du hast
Du hast mich

Du hast mich
Du hast mich gefragt
Du hast mich gefragt
Du hast mich gefragt und ich hab nichts gesagt

Willst du bis zum Tod der Scheide
treu ihr sein fur alle Tage…

nein

Willst du bis zum Tod der Scheide
sie lieben auch in schlechten Tagen

nein

【翻譯】

You
You have
You have me

You
You have
You have me

You have me
You have asked me
You have asked me
You have asked me and i have said nothing

Do you want to, until the death of your sheath
Be faithful for all days

No

【淺寫】

在Live in Berlin裡,這首歌讓我很感動,甚至有一刻感覺到心臟停止了……停在主唱對著電話說「Du Hast Mich… (you have me)」的時候……

這首歌據說是寫給團員他們的老婆們的,因為Rammstein常常要出門巡迴演唱,所以這首歌彷彿是給老婆的承諾。但是——因為妳擁有我(You have me),所以:不管我在外面做了什麼事,我都還是只屬於妳的,所以不要再問我了!( whatever I did outside, you have me! so don’t question me anymore!)

他們在四十歲左右寫了這首歌(Rammstein成團的時候已經都三十幾歲了),我覺得這種年紀的人才寫得出來這樣的歌。年輕的小鬼來唱Du hast mich就像在無病呻吟或者無謂的海誓山盟,可能連自己都不相信這種鬼話。看到那樣的硬漢在台上對著電話說”You have me!”的時候,真的很感動!

他們是一群有紀律的人種——德國人。在演唱會裡你可以看到每個人的眼神都像在尋找某種信仰、紀律,類似於希特勒的那種軍隊式的皈依。大多的演唱會都是在製造混亂、瘋狂(chaos),但是在Rammstein的演唱會,他們就像是在用chaos製造秩序。

一開始喜愛上這首歌,是因為看Live aus Berlin受到了感動,原本是很單純的覺得浪漫,但越來越發現這首歌的深沈。對這首歌有一些新的感想,先解釋一遍:

Du
du hast
du hast mich

“Hast”是”Have”擁有之意,但又諧音為”Hasst”,等於”Hate”。
如同:你擁有我,同時你也恨我

du hast mich gefragt, und ich hab nichts gesagt

你曾經問我(在歌裡問了三次)
但我不曾回答

Willst du bis der Tod euch scheidet
treu ihr sein fr alle Tage

(Ja) Nein

Willst du bis zum Tod, der scheide
sie lieben auch in schlechten Tagen

(Ja) Nein

這一段是在玩味德文的結婚誓詞
「你是否願意對她忠誠,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
你是否願意甘苦與共地愛她,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
女聲先回應「Yes」
最後男聲吼出「No!」
(回答了他之前對她問題的沈默:ich hab nichts gesagt)

到底是什麼讓兩個人在一起呢?
她恨他,也許是因為他總不說。

第二段開始響起電話的聲音(kb)
在現場表演中,主唱著對電話說:

“Du, du hast, du hast mich”
「你擁有我,你擁有我了!但不要問我,我沒辦法給你承諾!」

他是無法給承諾,還是不願意呢?
他是不能相信自己,或是不夠愛她呢?
還是他不想讓自己背負枷鎖,只能在想像中把自己的心獻給她呢?

精神上的反叛?
或只有精神上的忠誠?

靈與肉分開的代價,只好變成性與愛的遊戲,無限迴圈。

到底是什麼讓兩個人在一起呢?
她恨他,因為他最後選擇說不 (Nein)

Du hast mich, you have me.
但她擁有的到底是他的什麼呢?

他究竟以為她擁有什麼呢?

也許什麼也沒有。
當他選擇說Nein的時候。

Doris語錄

chthonic2004

Doris是閃靈的Bass手(a.k.a. Doris Yeh of Chthonic),因為她溫柔與隨和的個性,所以總是令人感到非常好相處,而且她的工作能力與組織分析能力非常強,有時候是最好的幕僚;而且她有疾惡如仇的正義感,卻難得的不會將自己主觀的意見凌駕於他人之上;尤其完全不用主動公關,如雪片般的名片也會自動飛來,她是那種吸睛型的超強磁鐵……但她本人卻彷彿絲毫未覺!!但~我最喜歡她的不只是因為個性,而是她擇善固執的那種熱情……

很久以前剛認識她的時候,是在閃靈出完第二張專輯,那時我正與她和Freddy自組的唱片公司開會討論一張金屬樂團合輯的設計案。一起吃飯時,她總是低頭不語,但我卻對她第一印象非常的深刻——「妳也有玩樂團?」聽到這個話題,她忽然從疲累的狀態裡抬起頭,剎時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那時,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雙眼閃閃發亮:「妳玩的是什麼樂團?」那種對音樂超熱情、對理念超積極的態度,是我打從一開始認識她,就從沒變過的珍貴特質。

這裡紀錄一些和朵朵相處中從她那裡學起來的金句:

【Doris語錄】

一、
比較起來,鬼不可怕,『人』有時候更可怕。

二、
我不是反對哪個國家、哪個政權,而是反對那種制度,那種剝削人權的制度。我覺得美國立國的憲法裡說的很好:『每個人生而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國家的存在是為了保護人民,保護人民擁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如果今天一個國家連最基本的人權都保護不了,人民也不需要這個國家了。

未來有金句再補!

[電影]從兩個角色建立獨立的人格:Riddick與林夫人

之所以下這個標題,是因為寫完本篇,發現這兩個完全不相干的角色竟然傳達了同一種概念:
為自己負責、就是對對方負責。這才是「愛,就是放你自由」的真義。


《超世紀戰警》(Chronicles of Riddick)(主演:Vin Diesel~我最愛這亦剛亦柔的猛男!)

Riddick有一句很經典的話。當故人要求他來救他們、參與反擊侵入者的戰爭時,乖僻孤絕的的Riddick說了一句:

“NOT MY FIGHT.”(這不是我該打的仗)

是的,這不是他的戰爭。雖然他還沒意識到,其實已經抽身不了。

但無論如何,即便他如何堅定的拒絕,當事到眼前,他能夠見死不救嗎?Riddick不是這種人。無論他的外表有多冷酷、殘忍,令人難以接近的態度、永遠冰冷的言語。但他心底仍是那個血熱的人。一個看穿世間苦樂冷暖的人。

但「不打不屬於我的戰爭」是他的哲學。也就是「你不管我,我不管你,大家相安無事」。這句話,乍聽無情,但卻非常好用。我拿來時時檢視自己,是否身在不是屬於自己的戰爭當中?

是否因為一股腦投入的偏執,而惹了一身腥?所謂的人道主義,或者仁義心腸,是否有時候反倒幫了倒忙、誤了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呢?可是遇到這些事情,良心偏偏又告訴自己不能不管。那麼我們該用什麼方式,更好的處理這些「不屬於自己的戰爭(Not My Fight)」呢?

當我們把Riddick看作步驚雲,也許可以更加理解。他和步驚雲其實是一樣的。持續步驚雲一生的戰爭,其實應該是:遠離人世。他一直在努力的遠離,跟自己根本格格不入的人群。但偏偏這匹狼首,卻不得不為亂世所用。即使他多麼想逃,世人就是不放過他,壞人也要找他報仇、好人也要找他營救。而且,步驚雲曾說過跟Riddick同樣的話:「由始至今……所有人的生死皆與我無關,包括聶風!但他(敵人)既敢多番向我挑釁……那我亦絕不會讓其好過!」(風雲小說第九部《天哭》),然後他就二話不說去救聶風了!這兩個人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血性啊!而且都擅長於絕對的黑暗之中視物,你說妙不妙?(別再說我抹黑步驚雲了,我很愛戴他的呀……只是還沒寫!)

同時,呼應這個重點,Riddick也曾說:
“For me, darkness, is where I shine.”(黑暗中,才是我發揮閃耀的地方。)

但,不論是怎麼樣的人,其實都該做好這一點:
先把屬於自己的仗打好。別本末倒置,老是去搶了別人的仗來打,那就遺憾了。

The Chronicles of Riddick on IMDB


《水滸傳之英雄本色》

這部片非常精彩,娛樂又好笑,那個年代香港片有許多屬於此類,藏在搞笑之下的含意深遠。
我想提的不是八十萬禁軍總教豹子頭林沖、也不是花和尚魯智深,而是這位英雄背後的女人——林夫人。(王祖賢飾)

林沖是個爛好人。內心善良、尚仁尚武、忠心赤誠、虎膽冷靜,處世雖淡然,但為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為義可以拋頭顱灑熱血,也就是:聶風一枚。(哈~要我不提到風雲,怎麼可能!)而林夫人就是那真正的女丈夫:第二夢。

第二夢是什麼樣的人呢?簡單講,是個烈女。平時溫柔賢淑,看去清秀淡雅,在家事必躬親,待人接物親切周到,但若一旦落難,為了丈夫、孩子,是可以拿起刀劍上戰場灑熱血的戰士!必要時候,會比奴僕更忍耐、比晚輩更謙卑、比丈夫更堅強、比獅子更凶猛、比敵人更可怕。

林夫人也是如此,她有一身深藏不露的武功,在還沒嫁之前應該就是個高手,相較之下,夫妻相處時,武功蓋世的林沖反而是小丈夫,在她面前萬分柔讓。聶風與第二夢也是如此。別忘了聶風第一次和夢相見就是被敵人打昏後(被神行太保轟飛,掉到水中)被她所救,第二次又是一模一樣(被第二刀皇打中臉,又昏迷掉入水底),後來長大還是又發生一模一樣的事情!(在劍宗外被破軍打昏,沒入雪中!)客觀來說他簡直就是個給女方第一印象超級弱、超級肉腳的男人!但第二夢不以為病,因為她一心只想救這個人,她知道這個人是需要她的!

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現實如何,她們都知道自己嫁的人是個真正值得的男人,同時也是個注定要為他人犧牲奉獻的男人……所以她們什麼苦也只能吞下去,因為自己愛的,是這樣的人,就要忍受這樣的生活。

林沖與妻的相處之道,是我非常敬佩的。林沖在妻子面前,永遠禮讓,永遠不強出頭,讓妻子指導說教,像個調皮無奈的小孩似的。但到了真正重要的決定,妻子卻會對丈夫的決定完全遵從、二話不說。譬如說電影中有長官壽誕,林夫人本來設想要送什麼貴重的禮物,但林沖說:「我們家這麼窮,只要送壽麵一盒就好了!」最後在壽誕當日,那盒壽麵比較起其他人諂媚的貴重大禮,當然讓林家得了十分不體面的評價,但林夫人就是照辦,因為她深深信賴、愛著這樣耿直的林沖啊。

再說林沖的名聲遠播,時常有江湖人慕名而來,以兄弟之義結拜,因為對武學的熱愛,可以著迷到日夜不睡互相切磋武功,彼此惺惺相惜,林夫人看在眼裡,只搖頭無奈一笑,雖擔心他們這樣會壞了身體,但不會雞婆插手,在朋友面前壞了丈夫興致。只會輕輕提醒一句:「你是不是忘了什麼?」然後林沖就會搔搔頭,再猛然想起該做而沒做的事。而譬如說魯智深罵他:「原來你就這麼聽老婆的話!」林沖也會替老婆解釋,她是為了我們好。

讓我想起呼應了一段《王鳳儀言行錄》裡的話:
「勸夫妻,只有一次機會,勸兄弟,有三次,勸朋友,有五次,勸父母則是千萬次。」

因為老公老婆再說多一點,就會傷感情了,所以最好的就是,放他去做,到關鍵時刻,清楚勸他一次。剩下就看他自己了,讓他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夫妻之間,如不彼此自己負責,那難不成還要事事都替對方做好、替對方負責嗎?這樣的婚姻很累。照顧他人是一種體貼,不是一種義務。照顧自己才是義務。

《水滸傳之英雄本色》 on IMDB

(有看過《葉問》嗎?葉問也同林沖一樣,是奉行同樣處世、安家哲學的男人,但葉夫人就相對遜色了許多,葉夫人有骨氣,但並不精彩。)

我曾經愛上一個只管對我好,但卻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義務的人。所以他逃不開的「責任」最終回來反噬了我們之間的愛情。因為他的言語太美,態度太好,那種愛,是狂暴的火焰,而我卻甘願,為了心中最純真的愛咬牙撲火。最後,我們都燒成了灰燼。他結婚了。

「責任」就是對自己的幸福負責。

而愛,不代表從此幸福。

暫且寫至此吧。閒來無事吃飯看電影台是種享受!

090624 傾聽

listening

listening

天放晴了。我仰望天空喃喃地說著,卻希望風把我的話傳給你。

那時我從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之中走了出來,
在空蕩的眼眶中裝上一雙腐敗的眼球,我看見了以往害怕的光明。

在注定有限的時間裡,努力記憶生活的顏色。
在模糊酸疼的視線中,溫柔撫摸天空那雲彩的樣子。
提醒自己,一定不要忘記:
那流淚的痛、那使我離開黑夜的理由、那些放逐的歲月,那一點一滴生命的美好……
我不會忘記……

回頭,我看見了你,我知道你依舊在等。
是你。
在黑夜裡,傾聽我的聲音。

謝謝你。


本文寫給故人。
知己不愁時間與空間的隔閡,這麼多年的離別,卻有機會能重逢,只因為用心。我很感動。
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回覆原文於此]

090618 爺爺的家書

(上面這張是惠水縣的攝影照片,網路流傳,作者不明……)

雖然老爸的房間已經被我掃到沒有灰塵了,但是我還是有時候會進去掃掃,其實只是忍不住想再去看看爺爺那張被老爸裱起來的家書。

老爸很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從軍了,大約是15歲左右吧,但他和當時其他同袍一樣,在戰火中一直艱難地與家人通信著。

那時知書達禮的爺爺都是用毛筆寫信。

所以後來換我哥去當兵時,老爸也同樣用毛筆、鵝黃色的薄信紙給他寫家書。聽說當年在60年次左右的同梯之間可是傳奇事蹟呀,每到了收信的時候,大家都要擠在我哥旁邊爭相一睹傳統家書的風采。XD

爺爺是一位家鄉耆老,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在村裡,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旦有疑難,都要來請教這位德高望重的老鄉長的意思。

這一封家書,原本保留在惠水縣的老家裡。因為當年要參與長沙會戰、金門砲戰、後來又渡海來台灣的時候,老爸知道,在出生入死的環境,實在難以確保自身的安全,又何況是這些珍貴的信件?所以他把全部的家書,都寄回了老家請父親暫為保管。但天下父母心……在那種動盪時代的狀況下,我想不管是誰收到孩子寄還的這一疊家書,無論如何都難以不悲傷、不心痛的。

所以後來開放兩岸探親的時候,老爸終於能夠回家了,那一年,他似乎是用搶用奔用闖都要趕回去的氣勢與速度,孤身一人直奔貴州惠水老家。

這些他都寫在了他的回憶錄裡。
但當時我太小,許多文章編輯過了、讀過了,卻看不懂、看不深入。

可是沒想到許多年過去,有一天我在掃地的時候,看到老爸房間裡特別裱起來的這篇家書,竟然當場就站在它的前面哭了。

大意是這樣的:

「吾兒見字知悉,
我兒離家年餘在外求學(黃埔軍校),很受許多風塵擾攘。
但你們青年人處於此社會,不得不然也。
且你們青年軍是國家招去的、過考取進去的,且有知識份子的整束,
有時國府會設法安頓(是好環境的意思,叫我爸要留下來比較好)。
人生在世,如玉石一般,不切磋琢磨就是石,能切磋琢磨就是玉。
你有利官遠貴之命……」

爺爺與父老們一起為老爸合推了八字,因恐怕老爸在外請人算命,報得不合,故使爺爺憂心不下,於是在信後再推一張(還寄了兩次,務必確保他收到),給爸爸參考。用意是自此以後老爸不用再請人算命,罔費消耗,同時希望老爸見自身命格,終身參考,能好好自強、好好把握。

並說:「命裡有時終需有,莫說將來。」

信末,盼兒到癸己年冬(1953年)之前回到家送終。還說會早早通知他。

但直到兩岸開放探親,卻已經是1987年的事了。

讀完,我除了淚如雨下,還倒抽一口涼氣。

那輕描淡寫之間,充滿深刻的親情、義禮、信賴與期許的男子漢之家書,實在太令我感動了。我太驕傲我有這樣的爺爺了。

更驚訝於爺爺對命理瞭解之深,竟能早就算出自己的大限。而雖知大限,仍能以平常心去面對,雖知么兒命運(當然也算出了兒子的大限,寫得明明白白在八字後面),仍能寄予深深期許。他一定是知道命理有多麼的重要,才要再推一張,務必要給愛兒收到。

不禁思考:命理對以前的人來說,是什麼呢?到了現代,我們又該用什麼心態去學習、去看待命理呢?

老爸,我看懂了,我知道「不切磋琢磨就是石,能切磋琢磨就是玉」了,但你能不能趕快探親回來呀,我想煮一道叫「希望你歡喜」的菜給你跟老媽吃。

如果老哥也可以一起吃,那就更好了。

你說怎麼樣?OK厚?

090618 Love in the morning.


我不騙你,我身邊真的有一個斷浪,而且,她也曾傷害了我最重要的至親與好友。我就像個堅持正義的笨蛋,時時憂心自己該用什麼方式和她講「道理」、使她明白怎麼做才是應當的、最好的。

事實上,我從今天早上以前,一直都不明白她要的。

她要的不是「理」。

而是「愛」

所以27年,我們都在「無效溝通」。

相害,不過如此。

可是我很感謝聶風。很感謝《風雲》,讓我明白,世間的障礙是為了什麼,而我自己的業該如何找到方法化解,生命該如何改變……

※本篇呼應 音樂家 李婉菁Sandra Li的作品 “Love in the morning”,這首歌很好聽喔!超美的,令人內心泛起柔情……※

090615 擺脫「隨性」所欲的「隨心」所欲


希望所有的年輕人都能夠在自己的路上找到一個徹底能夠掌握自己實現靈感的道路、方法

【我動而思動,我靜而心止。】
今天我從外出採買:最愛的可樂果、明治巧克力、維也納牛奶軟法國麵包、臭豆腐、散裝雞蛋與蔬菜餅乾的過程中,突破了目前公司設計案困擾了我一整天的瓶頸,也使自己更進一步的掌握了使靈感實現的方法。這不是KUSO——雖然真的是故意講出來要KUSO的——但不也正是在人世間最寫實最不加掩飾的生活?
每一天,要叫太陽座命的我先往自己看不見的陰影努力瞧瞧哪兒要檢討,再把心中亂跑的天機重新定位,和該轉不轉的陀羅加足馬力,……把一切都在喝完早茶之前調整好了,才算有效開工,不會白忙一場。(所以每個人都該學點命理啊……)
【要解決問題,第一步得先承認自己有這個問題。】
——”First step of Solving a problem, is admiting you have one. “
每一個人要的都不一樣,每一個創作者、設計師、藝術家等……的性格、創作習慣,全都不一樣,每個人要的環境與氣氛都不一樣,但是要是真的要從事這一條路,而不是到人家公司混口飯吃,你一定要徹徹底底的、完完全全的、下死心、鐵了心都要找到徹底讓自己擺脫「隨性」的各種理由與藉口
因為唯有這樣,才能夠踏出——向村上隆的一億元看齊——的第一步呀。
【延伸閱讀】
《藝術創業論》作者 村上隆。我還沒讀完這本書,讀完的時候再來寫心得(可能讀完的時候公司已經進階到業務接不完了?太陽式的樂天幻想中……)。
贏得觀眾的心,你就能得到自由。」這句話也出現在Gladiator(神鬼戰士)中過。意思是,唯有你做好該做的事,而且好到能得到眾人極致的肯定與支持,才能隨心所欲、突破傳統、自由發揮,進一步得到目標、達成夢想。(西瓜的滋味也有寫關於這句話的文章)
但一切都始於足下
奇怪,我為什麼又寫了(??)。明明我就是要趕快確定版型、趕快去睡覺的。難道……難道這就是每晚例行的內心掙扎……Orz

Robin語錄

Robin_Me
(為了還沒出嫁的我辯白一下:菸嘛,我敢抽,酒嘛,我會喝。但我不曾覺得它們是什麼特別好或特別糟的事情。就像熬夜寫文,一時興起來偶一為之很爽,但是鏡花水月,人嘛,終究會老死,濫用它們會讓我們死的更快。所以,講這麼多,我不嗜菸。只有失戀和開心的時候跟朋友在Pub抽。其它沒有。媒人們可以放心了吧?羞~)

  之前在[為什麼會迷路Festival]這一篇有簡單的介紹了一下Robin這位深藏不鹿的朋友:

  我一定要介紹一下Robin,她是我認識最特別的人之一,跟她在一起我總是可以完全的放鬆,還充滿靈感,彷彿說任何話她都可以理解,不管是聰明的或超蠢的,她都能包容,甚至連還沒說的她都知道我要說的是什麼。而且,她也絕頂聰明,不管是錄音、寫歌、鍵盤、吉他、編鼓、行銷策略、辯論、英文論文、物理科學、寫程式、論星象、佛學、環島旅遊甚至台灣俚語,全都難不倒她!而且她的人品也超好的,包容、謙虛、度量大,用平常心待人,從來不曾斤斤計較、從不邀功,而且隨時都很好學,既會工作又會玩樂,這種人要去哪裡找?!所以當我人生碰到瓶頸的時候,總是最喜歡找她聊聊,如果是要動腦筋的時候更少不了要請教她,我很榮幸能夠跟她組團、互相作對方的良朋酒友將近十年。她八月就要出國深造了,她未來的博士指導教授還主動寫信希望能跟她一起玩團!我想她走了以後我大概就只能無聊到去出家了吧。

  我一直想把身邊很酷的朋友們介紹一下,特別是這些都不設網站也不做Blog更不msn的。那麼這些不上網的人,怎麼辦呢,沒關係,我一定當小記者,隨時報導我身邊這些值得報導的人。像是我老爸、我的老師們、還有一些到目前都沒機會接觸電腦的朋友,譬如柬埔寨新娘等等,這些都是我生活周遭學習的對象、他們各有才華,且各於某方面都值得敬佩,常常他們做了許多事,但從來不會用部落格或其他網路的東西宣傳自己。我們網路中毒的時候常常以為什麼東西都在網路上,但其實沒有,網路上有的東西只差不多小拇指這麼一丁點大而已,不過就已經讓人讀不完了,但,真正的世界,還是在螢幕以外。
【Robin語錄】

一、
  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樂團:
  一種團,寫得出歌來。
  另一種團,寫不出歌。

二、
  這個世界上只有三種人:
  一種人,有情有義。
  一種人,無情無義。
  一種人,虛情假意。

三、
  我生平最討厭別人強迫我做任何事情,
  所以我也不會去強迫別人做任何事情。

四、
  千萬不要以為你多麼偉大,沒有這回事。
  他沒有你一樣活得好好的。
  誰都不會因為你做或不做什麼而怎麼樣。

如果未來還有金句,再補!!晚安!

090608 past, future, one.


現在

  「連我最在意的人都放棄了自己,那我還在意些什麼?」

  我。彷彿飄在另一個星球。彷彿毫無意義。空了、虛了,洩氣了……
  也許這就是愛得太深的痛苦。
  一次又一次,要經歷這樣的痛苦,直到我真正的把它連根拔除。
  但真的能做到嗎?

  血肉連心的愛啊。
  我只想讓妳自由……我只想讓妳自由………

過去‧2005 May 02 @ London Heathrow Airport.

 「Bullshit.
  I cannot take this anymore.
  我不想再失望,我不要再被丟下,我不要孤獨的等待。
  在這裡,一個人。」

  四年前,我在日記上這樣地寫著,寫於倫敦 希斯羅機場。
  這是我的倫敦蒙難記。
  那一夜我去找他,但轉機的時候出了嚴重的差錯,一天只有一班的飛機已經離去。而機場裡每個該對這張機票負責的櫃臺,都找不到任何職員。我一個人被困在機場裡,隔著英吉利海峽的他在手機裡幾乎急得發瘋了,我卻要同時保持熱鍋螞蟻的行動和冰清冷靜的思維。

  面臨要一人夜宿機場的窘境、沒有人可以幫我確定下一班飛機、行李不知所蹤的困惑,還有請人幫忙時被濃濃英國腔的航空公司櫃員糾正我發音的屈辱。

  為什麼要走這一遭?
  為什麼要走這一遭?
  我不斷的問自己,為什麼要走這一遭?為什麼?

  我心中已經有了一道傷口,卻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第二天醒來,故意待到最後一秒才退房,因為我知道,還要等上足足九個小時,才有飛機可以坐。而笨姑娘的身上就只剩幾枚零錢而已。

  提著隨身的包包,踏進大廳。飯店有一座很高很廣闊的大廳。
  就像注定一般,忽然間,熟悉的吉他聲,從不知何方緩緩響起,空靈地穿越過從頂窗射下的晨光,充斥在圓頂之下那英國乾燥的空氣裡。
  是我的聖歌。U2的One。

  出現得恰到好處,如此的自然。彷彿此時此刻就該讓這首歌安慰我一夜來身心的煎熬。

  淚在眼眶裡打轉。

  我那時知道,但是放不下。
  我那時知道很多事情,但不願意去承認。
  那時只想要得到眼前的愛情,只想相信美麗的夢想,只願相信是真愛就該堅持。

  但是我不明白的事情,其實還有很多。

  後來我和他悲痛的分開了。
  有一個女孩,等了他七年,最後成了他的妻。

  說當時沒有恨,絕對是騙人的。但現在我對她是感謝,與祝福。

  我對他,有說不清、理不完的感覺。但我已經原諒了他。我希望他幸福。
  因為我們各自付出的代價,已經夠多了。
  他已經付出了一生的承諾,就像Notre Dame de Paris(鐘樓怪人)裡的Pheobus,他欺騙了吉普賽女郎的愛、害死了她那善良純真的生命,最終的結果就是——他踏進了婚姻的墳墓。(對一個適合結婚的人來說,婚姻是天堂;但倘若是一個不適合結婚的人,婚姻就是地獄。)

  但我仍希望他能幸福。即便我不知道他要怎麼才能幸福,但,我也全心的祈求他能夠幸福快樂。

  聯絡已經沒有意義。去吧,去讓她幸福吧。過去的鬼魂呀,別再向我討原諒了。

現在

  我最在乎的人,她放棄了許多事情。包括家,包括兒女,她都可以放棄。
  也許我該為她至少能找到一個生存目標——事業——而感到高興。

  但,心還是會痛。

  我的心很痛。
  很痛。

  我很敬佩身邊的兩個男人,能忍人所不能忍,能捨人所不能捨。
  他們已經付出了這許多,卻不求回報。
  給了我和她最大的自由。
  但,
  我能嗎?我能從中學習嗎?

  我能讓妳自由嗎?
  我能讓自己自由嗎?

  即便是要在離妳最近的地方親眼看著妳如此選擇,還得保持一顆平靜的心,做我該做的,放下……我做得到嗎?

  有時候我好希望我是理性到極點的魔羯座,而不是像我這樣太陽月亮都是個感性到極點的牡羊座。
  也許這是我的業。雖然很難。
  但
  也一樣要走下去。

U2 – One

Is it getting better
Or do you feel the same
Will it make it easier on you now
You got someone to blame
You say…

One love
One life
When it’s one need
In the night
One love
We get to share it
Leaves you baby if you
Don’t care for it

Did I disappoint you
Or leave a bad taste in your mouth
You act like you never had love
And you want me to go without
Well it’s…

Too late
Tonight
To drag the past out into the light
We’re one, but we’re not the same
We get to
Carry each other
Carry each other
One…

Have you come here for forgiveness
Have you come to raise the dead
Have you come here to play Jesus
To the lepers in your head

Did I ask too much
More than a lot
You gave me nothing
Now it’s all I got
We’re one
But we’re not the same
Well we
Hurt each other
Then we do it again
You say
Love is a temple
Love a higher law
Love is a temple
Love the higher law
You ask me to enter
But then you make me crawl
And I can’t be holding on
To what you got
When all you got is hurt

One love
One blood
One life
You got to do what you should
One life
With each other
Sisters
Brothers
One life
But we’re not the same
We get to
Carry each other
Carry each other

One…life

One

090604 樹的生命


有些人,懷有才能,但受限於環境,沒有遇到機緣,也沒有勇氣突破,但偶而會無法忘懷自己的才能,卻甘於平凡、浪費自己,他們不期待有一天有好時機。就變得苟且偷安、自掃門前雪、眼不見為淨。

少數人,能有勇氣去衝、去闖,去尋找機會,甚至創造機會。
更少數幸運的人,可以領導他人,促使人衝出自己的格局,激發人的潛能,帶著眾人開創一番新局。

也是有很多人,胸懷大志,還沒有創造出成熟格局,但他們勇於去嘗試。

他們天生就是種子,放著,只要有水,就會發芽,只要有土,就會紮根,只要有光,就會成長……
他們會行光和作用,散發空氣供養生命,他們能提供樹蔭,讓凡是比他們矮小的都能享受到清涼。
他們會茁壯,讓其他生靈看齊,甚至讓他們依附、可以爬得更高、看得更遠。
他們會使自己堅實,讓別人在自己的身體上挖洞、築巢。
他們會忍耐,忍耐烈日與乾旱,忍耐暴雨和冰霜。
他們會自我痊癒,從病蟲害中痊癒,從天災裡恢復。
他們會綻放,依照四季,擺出自己應當做出的最好姿態。
他們會結果,讓孩子成熟,讓它在時機到的時候自由離開,也有些是讓有緣人帶走,飛到很遠的地方。
他們會凋零,讓後起之秀有機會出頭。
他們會貢獻,把自己完全的奉獻給大地,接受腐朽的變化,融入大地的懷抱裡。
他們會消失,放下自己與及所有,成為了虛無。
他們會等待。等待冬天過去,春天再來,有一天,再度成為一顆種子,再次發芽、再見這個世界。

那時候,世界又是新的。

這就是生命。

我們不是樹,可是我們的生命,和樹,竟然這麼相像。
以此自勵。

也請讀者,不要作一顆大石頭,也不要作一隻暴龍,更不要做砍樹去賣的人。
這三種人,有一天都會孤獨終老。

19951028 永遠的朋友們

大家好,這張圖出現的時候,就代表我真的很忙,又用舊稿貼文了,不過,我平常沒事就會準備舊稿,放心,我嬌鹿有三窟的呢。

在填參賽報名表時,我硬是為這張圖寫上了一個很矯情的名字——“Friends Forever”(永遠的朋友們)。

1995年,國中大概一年級的時候,我參加了第一個畫畫比賽,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徹夜未眠,為了畫一張畫。」完成作是水彩上色的,我還記得最後是用牙刷沾著水彩在拼命噴刷作最後修飾,有夠讚的,當年真是可愛啊。後來得到佳作,由當時的市長陳水扁頒獎,還是我爸在台下觀禮哩。現完成作品已鎖在市府深處,我只留存這張草圖。(而此時陳水扁在土城看守所落寞,我爸在大陸貴州省雲遊,我在中和家裡上網。是一種很奇異的時空狀態。)

畫中所有的角色,都是從我的周遭朋友取樣,班上幾乎每一個人我都幫他想了一個位置畫進去,當然也有幻想的角色,也有一兩個有趣的漫畫角色。但重點,全都是我的同班同學們,都是真人化成的,我喜歡他們,非常。

當時我會這麼拼,好像是為了要跟評審有機會面對面及拿簽名(好啦~我當時只是國中生而已嘛!),評審就是當時大名鼎鼎的林政德(《Young Guns》作者…當年高中生最流行的漫畫,技法真的不錯,但也是無疾而終的沒良心挖坑祖師爺,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年輕人很需要你們的漫畫啊,不要演到快把到妹了又不畫拜託,不然高中生哪裡有學習把妹的對象?)以及游素蘭(當時她連載中的名作是《火王》,她這個人很棒,好得沒話說,真的是飛花網點不用錢,每篇故事裡,帥哥都一定成群結隊,平均每兩頁必出現長髮俊男免費裸露,性感胸膛一定附送水珠點點,不然就是衣衫不整地在床上迷茫貌任人觀賞,是眼球佔50%臉部面積的少女漫畫祖師爺,而且她坑品很好,因為《火王》完結後我就很理直氣壯的再也不用繼續買了,在此我要感謝她的善良,除了書貴了點外,劇情再沒道理也是很值得原諒的。)

奇怪,為什麼我評論起來都這麼尖銳呢。

其實這張畫背後的故事才是我最難忘的。

畫完的那天,我帶著第一次整夜沒睡的興奮感、與第一次完成群像作品的成就感,快樂莫名的上學去了。但到學校炫耀一輪之後,把作品一交出去,我就開始度估了,然後下課就直接趴著睡了,我的好朋友故意坐到我位子前面(當時我暗戀的男生),我沒想太多他是為了什麼要坐過來,陷入沈睡之前,我勉強的聽見了他對前來找我的同學說:「先不要吵她,她為了畫畫昨天沒睡。」不知道是因為他,還是我太累了,溫暖的感覺湧上來,我安心的睡著了,帶著淺淺的微笑。

奇怪,我就這麼容易又掉到一個坑裡了。

「那時候我們太年輕了呀,還不懂得如何去愛。」

後來有一次,和他一起週末自習,我閒閒的唱著歌,他閒閒的畫著漫畫(但真的畫的很糟,不怎麼樣),結果超過關門時間,我們被鎖在了二樓。兩個不知死活的小毛頭想了半天,只好攀著水管從二樓跳下來,撞進了金黃色的落葉堆裡……那時正是溫暖的秋天。

那個時候的回憶都很美,因為片片斷斷的,不再完整。

有時候我甚至感謝我擅長於遺忘。從某些角度看,這不啻是個優點。

最後附上獎狀以茲紀念。

奬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