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618 爺爺的家書

(上面這張是惠水縣的攝影照片,網路流傳,作者不明……)

雖然老爸的房間已經被我掃到沒有灰塵了,但是我還是有時候會進去掃掃,其實只是忍不住想再去看看爺爺那張被老爸裱起來的家書。

老爸很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從軍了,大約是15歲左右吧,但他和當時其他同袍一樣,在戰火中一直艱難地與家人通信著。

那時知書達禮的爺爺都是用毛筆寫信。

所以後來換我哥去當兵時,老爸也同樣用毛筆、鵝黃色的薄信紙給他寫家書。聽說當年在60年次左右的同梯之間可是傳奇事蹟呀,每到了收信的時候,大家都要擠在我哥旁邊爭相一睹傳統家書的風采。XD

爺爺是一位家鄉耆老,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在村裡,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旦有疑難,都要來請教這位德高望重的老鄉長的意思。

這一封家書,原本保留在惠水縣的老家裡。因為當年要參與長沙會戰、金門砲戰、後來又渡海來台灣的時候,老爸知道,在出生入死的環境,實在難以確保自身的安全,又何況是這些珍貴的信件?所以他把全部的家書,都寄回了老家請父親暫為保管。但天下父母心……在那種動盪時代的狀況下,我想不管是誰收到孩子寄還的這一疊家書,無論如何都難以不悲傷、不心痛的。

所以後來開放兩岸探親的時候,老爸終於能夠回家了,那一年,他似乎是用搶用奔用闖都要趕回去的氣勢與速度,孤身一人直奔貴州惠水老家。

這些他都寫在了他的回憶錄裡。
但當時我太小,許多文章編輯過了、讀過了,卻看不懂、看不深入。

可是沒想到許多年過去,有一天我在掃地的時候,看到老爸房間裡特別裱起來的這篇家書,竟然當場就站在它的前面哭了。

大意是這樣的:

「吾兒見字知悉,
我兒離家年餘在外求學(黃埔軍校),很受許多風塵擾攘。
但你們青年人處於此社會,不得不然也。
且你們青年軍是國家招去的、過考取進去的,且有知識份子的整束,
有時國府會設法安頓(是好環境的意思,叫我爸要留下來比較好)。
人生在世,如玉石一般,不切磋琢磨就是石,能切磋琢磨就是玉。
你有利官遠貴之命……」

爺爺與父老們一起為老爸合推了八字,因恐怕老爸在外請人算命,報得不合,故使爺爺憂心不下,於是在信後再推一張(還寄了兩次,務必確保他收到),給爸爸參考。用意是自此以後老爸不用再請人算命,罔費消耗,同時希望老爸見自身命格,終身參考,能好好自強、好好把握。

並說:「命裡有時終需有,莫說將來。」

信末,盼兒到癸己年冬(1953年)之前回到家送終。還說會早早通知他。

但直到兩岸開放探親,卻已經是1987年的事了。

讀完,我除了淚如雨下,還倒抽一口涼氣。

那輕描淡寫之間,充滿深刻的親情、義禮、信賴與期許的男子漢之家書,實在太令我感動了。我太驕傲我有這樣的爺爺了。

更驚訝於爺爺對命理瞭解之深,竟能早就算出自己的大限。而雖知大限,仍能以平常心去面對,雖知么兒命運(當然也算出了兒子的大限,寫得明明白白在八字後面),仍能寄予深深期許。他一定是知道命理有多麼的重要,才要再推一張,務必要給愛兒收到。

不禁思考:命理對以前的人來說,是什麼呢?到了現代,我們又該用什麼心態去學習、去看待命理呢?

老爸,我看懂了,我知道「不切磋琢磨就是石,能切磋琢磨就是玉」了,但你能不能趕快探親回來呀,我想煮一道叫「希望你歡喜」的菜給你跟老媽吃。

如果老哥也可以一起吃,那就更好了。

你說怎麼樣?OK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