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1028 永遠的朋友們

大家好,這張圖出現的時候,就代表我真的很忙,又用舊稿貼文了,不過,我平常沒事就會準備舊稿,放心,我嬌鹿有三窟的呢。

在填參賽報名表時,我硬是為這張圖寫上了一個很矯情的名字——“Friends Forever”(永遠的朋友們)。

1995年,國中大概一年級的時候,我參加了第一個畫畫比賽,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徹夜未眠,為了畫一張畫。」完成作是水彩上色的,我還記得最後是用牙刷沾著水彩在拼命噴刷作最後修飾,有夠讚的,當年真是可愛啊。後來得到佳作,由當時的市長陳水扁頒獎,還是我爸在台下觀禮哩。現完成作品已鎖在市府深處,我只留存這張草圖。(而此時陳水扁在土城看守所落寞,我爸在大陸貴州省雲遊,我在中和家裡上網。是一種很奇異的時空狀態。)

畫中所有的角色,都是從我的周遭朋友取樣,班上幾乎每一個人我都幫他想了一個位置畫進去,當然也有幻想的角色,也有一兩個有趣的漫畫角色。但重點,全都是我的同班同學們,都是真人化成的,我喜歡他們,非常。

當時我會這麼拼,好像是為了要跟評審有機會面對面及拿簽名(好啦~我當時只是國中生而已嘛!),評審就是當時大名鼎鼎的林政德(《Young Guns》作者…當年高中生最流行的漫畫,技法真的不錯,但也是無疾而終的沒良心挖坑祖師爺,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年輕人很需要你們的漫畫啊,不要演到快把到妹了又不畫拜託,不然高中生哪裡有學習把妹的對象?)以及游素蘭(當時她連載中的名作是《火王》,她這個人很棒,好得沒話說,真的是飛花網點不用錢,每篇故事裡,帥哥都一定成群結隊,平均每兩頁必出現長髮俊男免費裸露,性感胸膛一定附送水珠點點,不然就是衣衫不整地在床上迷茫貌任人觀賞,是眼球佔50%臉部面積的少女漫畫祖師爺,而且她坑品很好,因為《火王》完結後我就很理直氣壯的再也不用繼續買了,在此我要感謝她的善良,除了書貴了點外,劇情再沒道理也是很值得原諒的。)

奇怪,為什麼我評論起來都這麼尖銳呢。

其實這張畫背後的故事才是我最難忘的。

畫完的那天,我帶著第一次整夜沒睡的興奮感、與第一次完成群像作品的成就感,快樂莫名的上學去了。但到學校炫耀一輪之後,把作品一交出去,我就開始度估了,然後下課就直接趴著睡了,我的好朋友故意坐到我位子前面(當時我暗戀的男生),我沒想太多他是為了什麼要坐過來,陷入沈睡之前,我勉強的聽見了他對前來找我的同學說:「先不要吵她,她為了畫畫昨天沒睡。」不知道是因為他,還是我太累了,溫暖的感覺湧上來,我安心的睡著了,帶著淺淺的微笑。

奇怪,我就這麼容易又掉到一個坑裡了。

「那時候我們太年輕了呀,還不懂得如何去愛。」

後來有一次,和他一起週末自習,我閒閒的唱著歌,他閒閒的畫著漫畫(但真的畫的很糟,不怎麼樣),結果超過關門時間,我們被鎖在了二樓。兩個不知死活的小毛頭想了半天,只好攀著水管從二樓跳下來,撞進了金黃色的落葉堆裡……那時正是溫暖的秋天。

那個時候的回憶都很美,因為片片斷斷的,不再完整。

有時候我甚至感謝我擅長於遺忘。從某些角度看,這不啻是個優點。

最後附上獎狀以茲紀念。

奬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