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019 朦朧 misty

開窗的瞬間,
晨光隨之落腳。

不一樣的是,今晨格外閃亮。
太陽在每一顆水珠裡。
水珠細細地安睡在窗子上。

隨著每一天越來越冷,人的存在感也越來越清晰。

我活著,因此我需要溫暖。
窗上因溫差而霧溼的朦朧,卻也更強烈。

人若越靠近窗子,越想看清,
那扇窗上凝結的霧氣,就越擴大、越朦朧⋯

公車上,
一個旅客舉起袖子在玻璃上畫著大圈,把前方擦乾淨了,想看見廣播裡才剛說的下一站。
沒多久,同樣的位置,再換一個乘客,
重複同樣的動作,同樣新鮮的氣喘吁吁,同樣沾溼的袖口,持續不了幾秒的清晰,無可抗拒的朦朧。

我陶醉在朦朧裡。

掙扎也是徒然。

我想許多事是一樣的。
堅持若需要用盡全身的力氣,那就在幾個值得的重點上就好了。

讓剩下的時間有一點美好與陶醉。

聽見我的下一站,起身。

回家看見窗上露珠映射出夕照,將晚餐與人都閃耀得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