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23-25「為什麼會迷路」音樂祭 第一天 “How did you get lost? Festival” Day 1


  標題絕對是亂寫的,不要被我唬爛了。不過欲知這個名稱的由來,請待Day 3來分解。

  話說5/23,24,25是我很爽的三天。
  不知道為什麼就連著三天都是很爽的活動,好像Formoz那種連續三天體內激素暴走一樣的青春啊。
  5/23下午去了好幾年沒去的復興商工那條美術社巷子玩,實在是太開心了。(復興美術社巷之於美術系學生的關係,就像以前的金螞蟻樂器行之於吉他手,更像是下殺對折的美容材料行之於美容師,或者是以前光華商場地下層的書店之於怪叔叔與同人腐女……以此類推。)採購完面具的材料,就忍不住開始跟一堆有夠不知道拿來幹嘛的超冷門材料玩,玩到都快忘了時間,我才滿手灰塵的走人。
  晚上是阿閃的慶祝新東家演唱會:閃靈【銀紙醉.諠譁起】於The Wall。不過有點像PTT Metal版聚……因為大家都喊”Seele is Gay!!!”
  其實情和義很簡單,不困難,就是朋友團表演一定買票、只有兩首歌的時間跑去站第一排、然後跑到後面去喝酒、跟朋友聊天耍冷、表演完再到後台問什麼時候要喝喝,幫忙一起提不知道搞什麼這麼重的樂器上樓,然後為了今天他們出的ㄘㄟ/討論半天(如果沒有ㄘㄟ/可以討論,就討論一些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和義就是這樣!
  不過我錯過了第一團Roughhausen,哭哭……Orz。

  在這場景裡,我也想起了聖界,我第一次站上舞台唱歌的地方。
  這一晚,我靠著第一排搖滾區護欄看閃靈,面對著窄窄的、擠滿攝影人員的護城河。而我的左右兩邊,各是舞台之上與舞台之下:一邊是激情煽動的表演者,一邊是瘋狂吶喊的觀眾。他們丟了好多紛飛的冥紙(助興用的,就像電子花車一定要有彩帶跟鋼管一樣),一片一片像米黃色雪花在舞台燈光中落下。
  他們唱了好多舊歌,像是永劫輪迴、悲命格、殺途等等,讓我想起一些人,一些面孔,所以我突然有種強烈的錯覺,覺得抬起頭就可以看見他們在第一排甩頭……這個想法突然讓我紅了眼眶。
  因為我知道有一些人過的不是很好,有的,可能連表演也再難看到了。

  我又想起有一年,我們在聖界跨年的那天晚上。
  那時的聖界就像家一樣,因為認識的朋友都組團,不然就都看團,而團都在那裡表演,所以聖界就是我們的聚會所。那天晚上負責跨過12點的團我已經忘記是誰了,但我是負責攝影的,所以當跨年的那一刻,我蹲在表演者跟觀眾的中間,跟現在一模一樣,兩邊各是舞台上、舞台下,而飄落的是五彩繽紛的彩帶紙花,歡呼的是不同一批人……
  「…5…4…3…2…1…新年快樂!」
  倒數以及彩帶飛出的那一刻,其實我的快門沒有按下去。
  仰頭笑著看著這永恆的畫面,我把此情此景刻在心裡,不願刻在相機裡。
  當時我的內心非常平靜、非常快樂、非常的溫暖,彷彿我已經在一個我想要在的地方。就在這裡,看著每一個我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開心歡呼大笑,那就是我的快樂。
  但是,我的心裡還是懸著一件事情,所以我站了起來,去找那個人。他在門外和朋友抽煙。
  看到他,我原本因為失望他倒數時不在我旁邊的那種賭氣,就都煙消雲散了。

  只是現在我懂了,不管有沒有這樣一個特別的人,其實我已經擁有我想要的幸福和愛。
  在那一刻我只感謝,我能認識你們,不管我們各自來自何方、因為什麼理由相聚、用什麼方法相處。
  我只很高興我能和你們在一起,享受這美好的一刻。

  然後我想起第三個場景。
  是閃靈帶來我和一個人的相遇,也是閃靈帶來我和他的重逢,同時,也是在我和他重逢之後,那個可怕的夜晚才徹底的粉碎了我。
  恍惚中我看見一個背影,雖然我知道不是你。但我知道自己的眼神追隨著他,那種執迷像是要從模糊中把他的後腦杓看出一個洞來。但我知道那不是你。你不在這裡。

  但是。
  我知道有人還是在看我的部落格,我知道有一顆心背後的話語。所以我此生無憾。

  我很感謝有聖界、The Wall這樣的地方,也很感謝上天讓我能跟這群有志氣的人們認識,讓我近距離的學習並感佩他們,讓我能站在一個不俗媚的立場來支持他們。我一直也想像攝影師前輩阿令那樣,做一個在自己的領域上很專業,而又能幫助自己喜愛的樂團圈的人,有實力、充滿熱情、無私提攜後輩、擁有無限創意並擅長獨立思考,雖然和他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我一直想要學習成為他那樣的人。

  遊記寫的有點長,分成三段好了,今天先寫完5/23上篇吧,明天來寫5/24中篇。
  我這個人還是很槁為啊(台語發音)。不要蕊死我,不然部落格再找就有了,可是鹿只有一隻啊。
  為了讓大家充滿一種期待的心情,明天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為什麼從不迷路的人會迷路?」的故事。
  保證不會很冷。(誰相信啊?!)
  ………
  ……
  …

  矮油~真的很好笑啦,你們要相信我。(((一點都沒有說服力。)))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