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16 《鋼琴上的TAKU和畫》


這幾天,忙著跟重要的姊妹們開會,所以沒辦法好好寫文章,下週應該會好些。

在沒辦法更文的時候,我會很混的放一些舊稿,有些沒有公開過,有些曾經在我的舊站放過,而那些……

有些是已經不復存在的回憶。

今天的這一張,是Taku和本部落格標題背景的畫合照。

我在下面寫了一串法文 {TAKU et la toile sur le piano. 2006.Apr.9}。意思是「鋼琴上的TAKU和畫」。

如今我美麗的TAKU已經在天上了,這幅畫也已經褪去它黑白分明的色調,而我也已經不再住在新店溪畔的工作室裡。

住在新店溪旁的那段時間,我曾經非常的開心,也曾非常悲傷。

構築生活的,是設計、畫、音樂、植物、三隻貓、分裂的家庭、彷如親人的團員、飛蛾撲火的愛情、不願面對卻又揮之不去的經濟煩憂,以及對自我未來的茫然,就是當時我的寫照。

TAKU發生事情的那一天,是去年的11月23日。

那一天也是我的Cindy姐父親的公祭,一早就預備要去宜蘭陪她走這最重要的一段……但……

但是直到現在,我仍然非常困惑、非常遺憾,如果時光回到當時,如果是那時候的我,一定還是沒有辦法做出理性的決定的,但,如果是現在的我,回到那一刻的話……我會……

我的內心知道,可是我寫不出來。

我說不出口。

我絕對說不出口的。

那一天,我內心撕裂般的痛苦,一個人在台北市奔馳、內心哭嚎的痛苦,那種再怎麼追趕,也趕不上的痛苦,一切的一切,使我無比悔恨。

悔恨我所貪圖的一切,傷害了自己以及我深愛的人。

但是悔恨有什麼用呢?

生命還是一樣過去了。

那讓我留下來,究竟是為什麼?到底要我做什麼?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要遭遇這些?

從那一天的那一刻開始,我終於呼喚地藏王菩薩,一遍又一遍。

無止盡的呼喊,奉獻給祂我流不完的眼淚,懇求祂讓我明白「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千萬個為什麼,兆億個為什麼……我要明白,我一定要明白,為什麼我會如此的痛苦?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眼淚?這麼恐怖的孤單?為什麼我感到如此內咎?為什麼要讓我永遠也追趕不上?為什麼要讓我遺憾?為什麼要讓我感到害死牠的是我?為什麼愛當初這麼美好,現在卻又這麼的可怕?為什麼對我付出如此之多的人,我無法親自到她身邊為她做些什麼?為什麼我連在這一刻靜靜的陪伴她也做不到?為什麼要使我不知如何去面對她?為什麼要讓這兩件對我無比重要的事情同時放在天平上衡量?為什麼要我在牠的生死邊緣做出決定?為什麼?我到底要怎麼做?難道在這一刻我就聽得進去任何人跟我說的話嗎?為什麼要用死亡來考驗我的心?為什麼一次又一次把這樣的難關放在我的生命中?我還要再經歷多少次這樣彷彿全身被刀割被凌遲的悲愴和痛苦?

今天死去的,是我的寵物、是我朋友的親人,尚且不是我的至親與至愛,我便已感到如此的苦痛,那麼,如果今天死去的是他們,我還能活下去嗎?

如果是這樣柔軟的我,假如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還能活下去嗎?

從那一天開始,我的人生改變了。

有一次Doris問我,妳是怎麼開始想到接觸佛教、命理的?

當時我愣住了,後來我想,是從TAKU走後開始。

沒有牠以及這一件事情,我就不會徹底的放手、覺悟。

放開緊抓欲求的手,覺悟生命無常的苦。

牠生前我沒能好好為牠做些什麼,唯有把這份內咎化為助牠往生最好的回向。

我沒有辦法追回流失的時間,沒有辦法用任何行為去彌補對恩人的辜負與錯過,唯有把這份虧欠化為改變自己生命的契機。

我只願未來能夠藉由安定自己的心,盡力造福,盡力為他人多做些什麼,我只取生活所需,多餘的盡皆與他人為善。

如果有一天,我能在回頭看的時候,感覺到欣慰和微笑,而不是感到一筆又一筆的遺憾……那麼,我也就,不枉此生。

6 Thoughts.

  1. 哈囉采玲~~
    換我來你家坐坐啦
    我發現妳的文筆真的不錯耶
    有空會常來妳這裡走走,不用招呼我,我自己倒茶、看文章

    TAKU一看就是隻好貓,希望他在天上一切安好

  2. 嗨~你來啦!歡迎歡迎~來來來喝茶~
    我喜歡把Blog當成文章來寫
    因為以前的寫得不太認真
    所以現在覺得應該要寫有主題一點
    平常都看別人的網路文章增加知識
    也希望能盡量努力提供點有可讀性的咚咚囉~:P

    我想TAKU會很開心的~謝謝你!

  3. 謝謝妳Joyce,有妳們真好。
    在高雄加油喔!
    想念很有活力的妳。^^

Comments are closed.